四川快乐12选5预测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去年11月7日,時報刊發的《太猖狂!不拴狗繩嚇到孩子,還把寶媽打到骨折》一文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和討論,“如何規范養犬”也再次成為輿論的焦點。杭州市城管局(時為杭州市城管委)迅速作出回應,宣布于11月15日起,在全市范圍開展違規養犬和不規范遛犬行為的專項治理,重點查處不拴犬繩遛犬、不按規定時間遛犬等不文明行為,全面排查無證養犬行為。
2019-06-04 09:39:13  來源:浙青網-青年時報  作者:記者 湯晨陽 姚夢卿 周一豪(攝)   編輯:孟泓穎

距整治行動已過去半年多,杭州規范養犬情況成績如何?近日,記者來到小區、寵物醫院、執法一線、示范養犬區等地進行了探訪。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現狀
杭州文明養犬總體情況好轉,牽繩遛狗的多了,但不按規定時間遛狗的還不少
◎注意
城管執法雖仍以教育為主,但有個“底線”別碰:查實沒狗證會立即扣留犬只

調查地點

部分城區小區

小區里白天遛狗情況較嚴重

狗主人說“問題不大 沒人來管的”

◇地點:上城區聞潮尚庭小區
◇時間:下午4點半
5月31日,陰天。下午4點半,記者來到位于上城區銀鼓路的聞潮尚庭小區。此前小區業主劉云(化名)曾向我們反映,小區白天遛狗情況嚴重,而且很多人不拴狗繩。
剛走到小區門口,記者就碰到了一個牽著小狗準備出去的阿姨。小狗活蹦亂跳的,特別興奮。
記者上前攀談,“這是只什么狗啊?挺可愛的。”
阿姨說:“貴賓啊,在家里呆一天了。喏,帶它出門買個菜,它開心死了。”
“不怕遇到城管?晚上7點前不是不讓帶狗出門嗎?”記者問。阿姨不以為然:“哪有什么城管啊,我每天出門從沒遇到過。再說了,我家狗有證的,怕什么!”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犬類整治行動開展以來,遛狗拴繩的人多了,但不按時間遛的仍有不少。

聞潮尚庭小區不大,只有6幢樓,中央有個小花園,幾位大伯在亭子里下棋。花園入口的草坪上有塊牌子,上寫“狗狗禁止入內”,但過路的業主均表示,這里是狗主人最愛遛狗的地方。
在花園里記者碰到了四五名正在遛狗的業主,都牽有狗繩。其中一名男子的泰迪犬很聰明,看到人還會主動上前“握手”。“這只狗我孫子很喜歡的,我每天負責帶它出來逛十來分鐘。大家一直都在這個花園遛狗,沒關系的。”這名男子說,“明天周六了,傍晚你來看,這里狗還要多、還要熱鬧呢。”
狗狗的主人難道不知道杭州白天是不允許攜犬出戶的嗎?對這個問題,不少人表示“問題不大,小區里面沒有人來管的”。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犬類整治行動開展以來,遛狗拴繩的人多了,但不按時間遛的仍有不少。(湯晨陽攝)

部分業主對小區遛狗現狀很不滿意。業主曹女士說:“傍晚6點多后遛狗的人會越來越多,一些市區里不讓養的大型犬也會放出來,不要說小孩子,我都怕的。”更讓曹女士氣憤的是,有人遛狗連狗繩也不拴,“有一回,兩只沒有拴狗繩的狗對著狂吠,還追來追去,我們站在邊上心里都很慌的。”
“我跟狗主人說過能不能拴狗繩,但他們總覺得自己的狗很乖,不牽狗繩也不會咬人。”業主邵先生說。
“既然杭州有晚上7點前不允許帶狗出門的規定,大家就該好好遵守,相關部門也應該管起來。”這是大部分不養犬的業主觀點。

遛狗不牽繩的很少

但仍存在不按規定時間遛狗情況

◇地點:下城區意盛花苑等小區及天水同方健身公園
◇時間:上午7點半到9點
5月31日7點半到9點,記者先后來到意盛花苑、社壇苑、屏風苑、倉柱弄等小區,均未發現違規遛狗情況。但8點30分至8點40分,記者在余官巷附近的天水同方健身公園內看到了3個出門遛狗的居民。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犬類整治行動開展以來,遛狗拴繩的人多了,但不按時間遛的仍有不少。

梁大伯獨居,有一只養了3年的貴賓犬。他說,自己患有高血壓,近期還動了手術。“我平時都起得很早的,一般早上6點多遛一次,晚上10點多再遛一次。今天早上是因為去拿藥了,所以耽誤了時間。”為了證明自己平時都有在好好遵守規定,梁大伯還掏出自備的塑料袋給記者看,說這是狗狗在外面拉便便后他可以及時清理。
馮先生飼養的也是貴賓犬,已養了17年。“我和老婆去北歐旅游了半個月,昨天剛回來,現在還在倒時差,有點不適應。”但他還是表示了歉意,“今天確實是我的錯,沒有按規定時間遛狗。”
馮先生覺得,養犬的規定總體來說挺合理,但時間規定上可能對老年人不太友好,特別是冬天。“限養品種的規定總體也還是合理的,一來大狗從體型上就容易引起部分人的恐慌,二來土狗的不穩定因素比較強,它們可能本身還有一定的野性。”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余官巷內遛狗者隨身攜帶塑料袋用來撿狗糞便。

還有一個狗主人帶了兩只狗,一只辦了證,但沒有及時拴繩,另一只是中華田園犬,屬于禁養品種,辦不了證。狗主人解釋,一開門狗狗就從家里跑了出來,現在是帶它們回去的。在記者的勸說下,狗主人給另一只狗狗也拴了繩。
此外記者看到,周圍還有一只黑色的狗狗無主人牽引,可能是自己從附近居民家中跑出來的。

大滸東苑附近違規遛狗情況較多

7只狗只有2只拴了繩

◇地點:拱墅區華苑小區和大滸東苑
◇時間:晚上6點多
5月31日晚上6點,記者先后來到拱墅區偉華苑小區和大滸東苑。其中偉華苑小區未發現違規遛狗情況,但在不遠處的大滸東苑附近,卻有較多違規情況。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也有部分人仍然遛狗不拴繩。

大滸東苑A區東側靠河,有一條長長的游步道。晚上6點多,這里已聚集了許多吃完晚飯散步和鍛煉的居民,遛狗的人群也漸漸增多。晚上6點半至7點,半小時里記者看見了7只狗,只有2只拴了繩。其中有一個狗主人帶了2只中華田園犬,均未牽繩。狗主人表示自己平時都在桐廬,這兩天才來的杭州。被問及為何不牽繩時,狗主人說自家的狗很溫順親人,不需要牽繩。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也有部分人仍然遛狗不拴繩。(湯晨陽攝)

●記者總結

從隨機走訪小區的情況來看,杭州文明養犬的總體情況有所好轉,大部分狗主人出門遛狗會牽繩,也會自備紙巾和塑料袋以便收拾糞便。但在遛狗時間的遵守上不盡如人意,禁止遛狗的時間段內仍有許多人遛狗。

調查地點

3處試點公共遛犬區

指引牌上雖標有相關信息

服務電話撥通后卻無人接聽

4月20日起,杭州拱墅區、余杭區和錢塘新區3處試點開放“公共遛犬區”,這是杭州市城管局圍繞《杭州市限制養犬規定》立法調研開展的一種試點探索。3處公共遛犬區分別位于拱墅區康橋鎮獨城公園、余杭區人民大道與星河路交叉口公共綠地和錢塘新區之江路與11號大街交叉口公共綠地,其中余杭區試點每天“朝九晚五”開放,拱墅區及錢塘新區試點于周末和法定節假日開放,時間也是“朝九晚五”。
“公共遛犬區”已開放一個多月,使用情況如何?記者進行了實地探訪。
5月30日下午3點半,記者來到余杭區試點。正值工作日的下午,又下著雨,公共遛犬區只有零星幾人經過,沒有看到有人遛狗。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余杭區的公共遛犬區內,很少有人來此遛狗。

該公共遛犬區在一片公共綠地內,占地面積300平方米,被綠色網格與周邊區域隔開,入口處設有指引牌,上面標注了注意事項和開放時間、服務電話,但記者撥打這個電話后無人接聽。
公共遛犬區內設有4處棕色小“信箱”,用來放寵物拾便紙和拾便袋,旁邊還放置有垃圾箱。走近一看,垃圾箱內有許多未及時清理的紙巾,混有被雨水浸泡的糞便和尿液,氣味難聞。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臨平公共遛犬區內的垃圾桶。

開放以來使用情況不佳

附近人員說很少看到有人來遛狗

6月1日上午9點半,記者來到錢塘新區試點。該處公共遛犬區臨近錢塘江邊,附近是一片開闊空地,但交通不方便,距離最近的地鐵站也有4公里多。公共遛犬區用高1.6米的褐色圍欄隔開。與拱墅區試點略有不同,500平方米的面積內,放置了好幾個輪胎橡膠圈,還有一個紅色的小“信箱”,放置寵物拾便紙和拾便袋。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錢塘新區公共遛犬區被用1.6米高的褐色圍欄隔開。(姚夢卿攝)

盡管天氣晴朗,又是周六,但公共遛犬區內并無一人遛犬,記者等了半個多小時也沒看到一個人影。一名在附近工作的人說,很少看到有人來這里遛狗。至于各家媒體公開報道中,城管部門稱會專門安排進行日常維護的管理人員和保潔人員、巡邏的執法人員、協助管理的訓犬師,記者在現場都沒有見到。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公共遛犬區內并無一人遛犬。(姚夢卿攝)

離家太遠、規矩太多是不受歡迎主因

有人抱怨狗狗在這也沒“自由”

多名在杭州的養狗人士表示,沒去過公共遛犬區,理由都是“太遠了”。一名飼養薩摩耶的狗主人說,公共遛犬區規定大型犬入內必須牽繩、戴口罩,她很不理解,“我去公共遛犬區是為了什么,還不就是想讓狗狗能自由地跑一跑嗎?這樣一規定,跟我在外面遛有什么區別呢?”

城管執法有個“底線”

沒狗證立即扣留犬只

對不文明遛狗行為

目前城管執法時仍以教育為主

5月31日晚7點半,記者在西湖區天目山路上,遇到了城管執法人員正在進行犬類檢查,對象是一名沒有牽狗繩的女子。
看到城管,女子馬上跑上前把狗狗抱在了懷里。城管要求出示狗證,女子說:“我早就辦了的,號碼還是8開頭的,但我今天出門沒有帶身上……”
一番溝通后,城管告訴女子:“根據杭州養犬規定,遛狗時要掛上狗牌,同時必須牽狗繩……”女子的態度瞧上去很好,對城管的要求連連點頭、答應,隨后抱著狗快步消失在了夜幕中。
遛狗不牽狗繩,按照《杭州市限制養犬規定》不是要暫扣犬只,并對養犬人處以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的罰款嗎?記者提出疑問。城管執法人員解釋,對于不聽勸告的狗主人,他們的確會進行相應處罰,但如果狗主人現場改正,把狗抱在懷里并且認錯態度良好的,主要以教育為主。“你看我們詢問的過程中,周邊就聚集了圍觀的市民,這也給我們形成了一種壓力……但要是當事人不配合的,我們也絕不手軟,情節嚴重的我們還會沒收犬只,吊銷《養犬許可證》。”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居民在小區里遛大型犬(姚夢卿攝)

有一個“底線”不要碰

沒狗證的狗狗一旦查到立即扣留

在與該城管隊員的交談中,記者了解到了城管執法時的難度與底線——
按照規定,城管每隔一小時會上路巡查一圈,但即使這樣,由于執法力量有限,仍很難監管到城市的角角落落,尤其是小區里的不文明遛犬情況。
在一些“能放則放”的問題上,城管會選擇人性化執法。比如說按照目前的規定,市區內是不允許飼養大型犬的。如果城管在路上遇到大型犬,一定會上前檢查。這時候會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大型犬平時住在一般限養區,當時正好來市區“串門”,如果狗主人能證明這一點,將暫不予處罰;若大型犬確實是住在市區的,城管將對狗主人進行信息登記,限他一周內將狗轉移,并會在一周后進行回訪檢查。其他比如說“不在規定時間內遛犬”“遛犬未系狗繩”等不文明遛狗行為,也主要以教育為主。
該城管同時表示,如果確定狗沒有狗證,那就是“底線問題”了,他們會立即扣留犬只,并處以3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的罰款。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養狗能否像考駕照設分值減少違規

記者近日從杭城幾家醫院了解到,近半年來,醫院犬傷門診的接診量同比在逐步下降。但與此同時,有一個現象值得注意:近半犬傷患者是被沒拴狗繩的狗咬的。
如何進行更加規范的犬類管理,政府部門和各類動物保護協會也在積極探索中。一個多月前,杭州開始小范圍試點免費給犬只注射電子芯片,計劃打造一個犬類管理系統。浙江省小動物保護協會和杭州市犬業管理協會相關負責人則表示,現行《杭州市限制養犬規定》已不符合城市現狀,希望在對犬只的種類限制、辦證收費等方面都有新的嘗試。

不拴狗繩引發的傷情真不少

醫院呼吁遛狗一定要守“規矩”

杭州規范養犬情況有沒有進步,醫院比較有發言權。浙江省中醫院下沙院區副院長葉衛江說,自從去年杭州加強了規范養犬管理,近半年來犬傷門診的接診數量有一定的下降。
“規范養犬對于預防狂犬病很重要。”葉衛江說,來醫院注射狂犬疫苗的人,有近一半是在路上行走時,被沒有拴狗繩的狗咬傷的。
浙江省中醫院下沙院區同時給出了一份近半年犬傷接診人數統計——1月份1450例,2月份1264例,3月份2393例,4月份2406例,5月份2912例(截至5月30日)。葉衛江說,想通過這份數據提醒大家,隨著夏季的到來,狗的性情會變得急躁,如果沒有狗繩的牽制,可能會引發傷人事件。
在杭州市紅十字會醫院,每天因被狗咬傷來就診的市民也不少。該院的神經外科醫生呂慶平說,還有人因此得了“心病”。
“前不久我接治了一名50多歲的男子,他走在馬路上被一只沒有拴繩的狗咬傷了。狗跑了,主人也沒找到,他心疼去醫院打針要花好幾百,當時他想想算了。結果被咬后的一個星期,他天天晚上睡不著覺,總擔心自己會患狂犬病,最后身體實在是扛不牢了,還是來醫院打了針。”
呂慶平倡議出門遛狗一定要拴狗繩,在方便自己的同時也能保證他人的安全。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也有部分人仍然遛狗不拴繩。(姚夢卿攝)

杭州試點免費給狗注射電子芯片

打造犬類管理系統

在記者的調查過程中,很多狗主人反映說,每回遛狗都要帶狗證出門太麻煩!今后,你可能不需要這樣做了:只要給愛犬注射電子芯片,就等于它有了一個“移動身份證”。
給犬只注射電子芯片不是新鮮事,國內上海、廣州等地都已開始實行。目前,杭州正在醞釀主城區推廣免費給犬只芯片注射,現已在5家動物醫院做試點。試點情況如何?記者來到試點醫院之一——張旭動物醫院進行了探訪。
進醫院右手邊第一個房間,就是給狗狗注射電子芯片的地方。
工作人員說,目前來醫院給愛犬打電子芯片市民還不多。他給記者展示了一支未拆封的注射器,電子芯片就藏在里面。“芯片很小的,跟米粒差不多。針頭比一般的要粗一點,打在狗狗頸部的皮下位置。注射過程狗會有點痛,但整個注射時間只需1秒鐘,注射完后在醫院觀察20分鐘就可以離開了。”
給狗注射芯片有什么用?醫院院長張旭說,有了芯片就可以對狗進行身份識別,管理起來會更規范。“比如說萬一狗走丟了,有人撿到送到授權單位用芯片掃描儀一掃,狗主人的信息就出來了。”他介紹,無論什么品種的狗都可以注射電子芯片。
張旭認為,給犬只注射電子芯片,是政府進行犬只管理的大趨勢。
記者隨機采訪了幾名狗主人,卻發現他們對于給愛犬注射電子芯片這件事有些猶豫。“莎莎”的主人柳女士說:“這么個金屬片放到狗狗的身體里,想想總是有點怕的。會不會引起排異反應?”“大牛”的主人孫先生覺得,網上說芯片會在狗的身體里移位,這對狗的健康會產生影響。
對此張旭表示,“我在其他地方已有十年的給狗注射電子芯片經驗,從沒有碰到過排異反應。芯片材質采用的是可植入玻璃,在身體里發生移位屬正常現象,但發生排異反應的概率非常小。”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他們建議——

《杭州市限制養犬規定》能否這樣改

允許城區內飼養伴侶動物

明晰養犬人的權利和義務

浙江省小動物保護協會、浙江省寵物行業協會會長朱水林
根據浙江省小動物保護協會、浙江省寵物行業協會會長朱水林的初步統計,2019年上半年杭州市狗糧的銷售量與之前半年相比下降了約10%,表明犬只數量有所下降;牽狗繩從原來的40%增加到了90%;在主要公共區域不清理糞便的狗主人幾乎沒有。
朱水林說,這表明杭州市文明養犬的情況有所好轉,但仍有許多提升空間。“最首要的問題就是修法,加強文明養犬意識的宣傳,明晰養犬人的權利和義務,在合法養犬的同時做到不擾民。同時不養犬的人也應該保持更寬容的態度,共同營造一個良好的養犬環境。”
就現行的《杭州市限制養犬規定》,朱水林對限養品種、辦證收費和遛犬時間等方面都談了想法。
“我的建議是降低或取消辦犬證的費用,另外開放遛犬時間,但養犬人在滿足個人需求和動物福利的同時,也要承擔義務,保證不影響他人和環境衛生。政府試點劃分遛犬區域,就是對管理工作的一種新嘗試,需要養犬人的配合和不養犬人的理解。”
此外朱水林還提出,按照國際標準,動物被分為伴侶動物、農場動物、實驗動物等六類,“在養犬品種限制上,我們也應該以此為參照,允許在城區內飼養適合城市伴侶動物要求的寵物犬。”

修法提高養犬的門檻

像考駕照一樣規范養犬

杭州市犬業管理協會會長張旭
杭州市犬業管理協會會長張旭也對現行《杭州市限制養犬規定》有想法。
“遛犬時間的規定應該放開,實行‘錯峰’遛犬,比如上午9點至下午5點、晚上8點至早上6點,但在區域上與不養犬人隔離開,并且要求遛犬人必須牽繩,不能擾民,否則處罰力度加強。”張旭提議。
張旭還認為,《杭州市限制養犬規定》制定于上世紀90年代,當時國內引進的犬只品種還沒有那么多,限養品種的規定在現在看來多少有些不合理。“溫順的大型犬應該放開,比如金毛、拉布拉多、薩摩耶、哈士奇、阿拉斯加等。畢竟所有狗都有咬人的可能,主要還是看狗主人的管理。”
“非烈性犬不按大小、品種分,而是先進行培訓學習,再由動物行為學家、獸醫等專家對狗是否有攻擊性進行鑒定,就像考駕照一樣。”張旭說,“發了犬證后,出現違規情況,除了罰款還要扣分,分扣完了要去寵物學校重新學習培訓,合格為止。”
“去年文明養犬集中整治后,總體來說比以前好多了。”張旭說,“但最重要的還是要修法,提高養犬的門檻,養犬人要做到合法、不擾民。”

【77號調查】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號青年時報社,目的是在繁雜的新聞訊息中幫你挑出那些你最感興趣的話題,以一群青年人的視角發現青年問題,通過青年觀察,闡述青年觀點。它可能只是身邊的一點小事,但見微知著。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它可能觸動了社會神經的某種痛覺,但痛定思痛。它也許就點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盞小燈,但我們最終的希望是,它能引領青年力量。

 

版權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或電頭為"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稿件,均為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許可不得轉載;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等,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為"浙青網",并保留"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電頭,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77號調查 | 朋友圈“炫富”劉德華馬云都能來“幫忙”?
下一篇: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熱點
關注我們
四川快乐12选5预测 斗地主二人现金版 万人龙虎和规律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体彩11选5技巧经验 微乐二人斗地主规则及玩法 重庆时时彩独胆计划 球探足球比分直播数据 单双骰子 老版万人炸金花下载 龙虎大小单双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