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快乐12选5预测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近日,臺灣歌手魏如萱在某社交平臺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自曝小學時曾遭大樓管理員襲胸,引發了“粉絲”的熱烈討論。這不是個例。由于對性知識的不了解,自身防護不到位,青少年遭遇猥褻甚至性侵的事情時有發生。采訪中,杭州一名護士告訴記者,一名16歲的女孩約半年內流產了3次;一名性教育志愿者說,她做講座的過程中發現,有的女孩并沒有意識到自己遭遇了性侵……
2019-05-14 14:02:49  來源:浙青網-青年時報  作者:駱陽 黃成宇   編輯:孟泓穎

“中國99%的成人都是性盲”,性學教授彭曉輝說。他所謂的“性盲”,就是沒有在學校系統學習過性學知識的人。他認為,許多悲劇就是“性盲”造成的。
性教育,在如今的社會已不是說不說的事,而是不得不說的事,專家表示,性教育應該從小開始。那么,現今杭州青少年的性教育情況如何,時報記者近日進行了調查。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調查

多數學生上網“自學” 性知識,一個高中班38名學生中,至少35人看過和“性” 有關的小說或視頻

◆數據

2018年:媒體公開報道的性侵兒童(18歲以下)案例317起,受害兒童超過750人(表述為多人受害但沒寫具體人數的按3人計算)。
2013年至2017年:媒體每年公開報道的14歲以下兒童被性侵案例分別是125起、503起、340起、433起、378起。
根據國際慣例預計,每一次曝光的兒童性侵背后,起碼還有7起未得到曝光的案件。
在2018年的750名受害人中,14歲以下的比例為80%,年齡最小的為3歲。
細分年齡段來看,7歲(不含)以下占比21.33%,7歲~12歲(不含)占比26.80%,12歲~14歲(不含)占比31.87%,14歲~18歲(不含)占比10.40%,另有9.60%的受害人表述為“未成年人”或“兒童”。
被性侵孩子中,7歲~14歲占比58.67%,說明了兒童自我保護基本知識、防范意識和能力并未隨年齡同步增長,步入青春期的孩子同樣迫切需要加強防范教育。
數據來源: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女童保護基金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網絡圖,圖文無關

性教育缺失,16歲女孩約半年內墮胎三次

在青少年中,由于性教育的缺乏,對性知識的不了解,自身防護不到位,遭遇猥褻(性侵)且造成一定后果的事情時有發生。
鄧月月,是杭州市婦產科醫院婦科主任醫師,在她的印象中,僅去年她就接診了三四例未成年人懷孕的情況。鄧月月說,之前她接診的一個案例,17歲的女兒和母親一起來的醫院,說肚子痛,檢查后發現,這個孩子腹中已經有了一個新生命,而且即將出生了。
“當時她母親一臉不可思議,還說我們檢查有問題,當我們把嬰兒從產房抱出來給她看時,她傻眼了。”鄧月月說,造成這樣的情況,性教育的缺乏是其中一點。
浙江省青春醫院護士李雙雙透露,一位同行告訴她,有一個16歲的女孩在約半年內去他們醫院墮了三次胎……
造成這種情況發生的,不知情的有,知情且淡定的也有。“我之前遇到過有一個高職學生懷孕的,陪她來醫院的是3個同班女生,她們都知道要流產,而且通知了父母過來簽字。”鄧月月說,這樣也屬于缺乏性知識,她們根本不知道這樣一次流產,會給她們終身帶來多少傷害。
蕭山區檢察院也遇到過這樣一起案件。2017年,一名男子帶著一個女童到杭州一家大醫院就診,女童下身血流不止。男子自稱是孩子父親,女童玩耍時不小心把自己弄傷了。在此之前的幾個小時,他們先后去了杭州兩家民營醫院,因無法手術而轉院。在對女童檢查后,杭州這家大醫院的醫生懷疑女童的傷系性侵所致,當即報警。這名性侵女童長達一年之久的男子終落法網。
前些天,在杭州天成教育集團開展的一堂家長課堂上,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檢察院介紹了一起案例。16歲女孩小美是一名網絡女主播,后經人介紹到一個名為“美少女”的平臺做直播,并經介紹人的唆使和引誘,拍攝和上傳淫穢視頻。此后,通過網羅平臺的觀眾組建了一個專門分享此類視頻的QQ群,通過收費下載觀看,群內人員達100余人,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
“這不僅是因為她的法律意識淡薄,性教育缺失也是很大一方面。”江干區檢察院相關工作人員說。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網絡圖

學校?家庭?青少年的性教育該由誰來開展

性教育缺失并非現在才有。“媽媽,我是從哪兒來的啊?”時隔數十年,再問這個問題,答案并沒有“新”到哪兒去。
“我從哪兒來”這個問題

不少家長拒絕讓孩子回答

性教育缺失,并非現在才有。“媽媽,我是從哪兒來的啊?”很多人小時候都會問這個問題,而爸爸媽媽總是含糊地回答“從垃圾箱里撿來的”“別人家里領來的”。時隔數十年,再問這個問題,答案并沒有“新”到哪兒去。
“我是媽媽肚子里生出來的。”在下城區一所培訓機構門口,讀三年級的張同學回答了記者關于他“來源”的提問,而在此之前,已經有4名小朋友回答“不知道”,或家長拒絕讓孩子回答這個問題。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慮,這個問題遭到了很多家長的質疑,即使記者先行和家長溝通,得到的往往也是一種質疑的眼神。
記者向41個小朋友提出問題,只有27個做出了回答。

有家長試著上網查詢當“老師”

“但不知道教得對不對”

“出生的秘密”就像是靈魂拷問,那么基本的生理衛生常識孩子們知道得多嗎?一名五年級的女生家長說,孩子的初次月經常識就是她來講的,她提出疑問:那么男女差別,再往后的性教育也要自己來講嗎?
記者也設計了諸如“首次遺精或首次月經是否有心理準備”“你知道避孕的方法嗎”“面對異性的性騷擾,你知道怎么保護自己嗎”“如何看待朦朧的戀情”等問題,分別向小學生、初中生提問,但大多學生都笑笑跑開,只有極個別會回答,但答案差強人意。
“我和他爸爸之前也討論過這個話題。孩子還小,要不要有性教育是一方面,怎么教才是關鍵。”張同學的媽媽說,她和其他同學的家長討論過這個問題,年輕一點的家長在日常生活中會給孩子講一些,長輩帶孩子的時候是不會討論性話題的。此外,她還詢問了孩子的老師,得到的答復卻是讓她自己去網上看其他家長發的經驗帖子,“我還真的是用了網上的一些回答,但我也不知道教得對不對。”
從事醫藥行業的黃女士,每天會接觸各種藥品,當然也包括避孕套、驗孕棒等東西,但在談到兒子的性教育時,她卻這樣說,“這方面的內容還是由學校老師來講比較合適,我們根本不知道怎么開口,又怕他會誤解,思想上變得早熟,起了反作用。”

學校談及青少年性教育有些敏感

會在高年級段開展青春期教育課

家長不會教,那么學校呢?記者聯系了近十所小學,但一提到青少年性教育這個話題,不少學校都有些敏感。從記者了解的情況來看,杭州目前還沒有統一的性教育教材,大部分學校也沒有專門的性教育教材。
“我們學校目前沒有統一的相關教材,但有一門課程叫做‘健康成長’,針對的是高年級小學生,里面涵蓋了部分性教育,融合在青春期教育中。”文瀾實驗學校副校長戚紅丹介紹,很多學校會在高年級段設置青春期教育的講座,會請醫生家長來年級集中上課,不過男女生是分別上課的,一般只講生理衛生方面的內容,其他方面的教育則由老師進行。
同樣的,在育才外國語學校,每個學期都會開展一堂類似的青春期教育課,請外面的老師授課,講述較為粗淺的青春期的一些變化。“我們到六年級會對孩子強化兩性的概念,然后請家長也來上課,讓他們在家里教孩子一些知識。”學校心理健康站站長于李麗介紹,除了這樣的大課,學校也有心理健康課及道德與法治課會涉獵到部分青少年性教育,由班主任來講。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網絡圖

“無法確定尺度,也不夠專業”

大多學校沒有專門的性教育教材

“之所以沒有專門的性教育教材,是因為很難編纂。我們無法確定尺度,也不夠專業,我們也在討論中高年級學生是否需要一本專業的教材。”于李麗說。
“對我們校方來說,高年級可以適當進行性教育。國家層面雖然提出要進行青春期教育,但不是指小學階段,小學低段應該更加側重于生命教育。”戚紅丹解釋。
戚紅丹同時表示:“老師來授課可能在專業性上有一定的優勢,但沒辦法照顧到每一個個體。小孩子都有自己的個性,還是父母更了解孩子一些,在不同的場景都可以灌輸給孩子相關知識。”戚紅丹還表示,性教育不僅需要家庭和學校,也需要社會公益機構共同努力。

38名學生中至少35人

看過和“性”有關的小說或視頻

都知道性教育的重要性,但現實中各方對青少年的性教育卻始終“薄弱”,孩子的性知識多是從網上“自學”來的,也因此帶來重重問題。
“老師課上講的我都知道一些,但沒那么專業,很多詞匯什么的我都第一次聽到,后來我還上網百度了一下,知道了不少‘秘密’。”某小學六年級的章同學“大方”地和記者分享自己的感受。他說,不理解什么是性教育,但知道青春期的一些知識,例如男孩子長胡須、有喉結,女孩子某些部位會變大等。但即使章同學很“大方”,也不愿意將某些詞匯說出口,“那不好意思說,被我老媽知道會罵的。”
像章同學這樣的情況有很多,不少小學生、初中生面對記者關于“你知道避孕的方法嗎”“你如何看待朦朧的戀情”等問題,都說“知道”,因為“網上說……”
記者問詢的一個高中班級里,38名學生,至少35個,不管是男生、女生,害羞的、開朗的,都表示看過和“性”有關的小說或視頻。“我們班的情況絕不是偶然,其實現在的高中生大部分至少是理論上的‘老司機’了。”一名高中老師說。
國家三級心理咨詢師洪吉智表示,“現今社會是信息高速流通的時代,孩子從家長、學校處得不到想知道的性知識,就會通過不同渠道去了解,比如黃色網站、小說、電影、雜志等。”
記者打開網站,以“青春期”“性”等為關鍵字檢索,得到的圖片或文字大多露骨、充滿挑逗性,通過這些途徑獲取的性知識科不科學有待商榷,“有可能就會導致孩子走入性方面的誤區,產生很多不可預料的后果。”洪吉智說。
都知道性教育的重要性,但在學校中,性教育卻始終處于“薄弱地位”,甚至被忽略不計,孩子的性知識多是“自學”的,通過這種“偏暗”的方式接受的性教育,自然不會真正“成才”,因此問題重重。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性教育不僅是對學生,也要對家長

很多專家認為,性教育應當從0歲開始,針對不同年齡段的孩子可講述不同層次的知識,循序漸進,形成一個系統的教育流程。
2017年發布的《中國兒童青少年健康狀況白皮書》中顯示,在中國4.5億兒童青少年當中,累計超過20%存在性早熟、性發育延遲、性功能失調或低下、生育能力下降等問題。專家認為這個和性教育的缺乏存在聯系,很多孩子不知道自己身體變化的異狀,很多家長也無法辨別孩子的身體變化是否正常。
在中國醫師協會青春期健康與醫學專業委員會和醫師報2017年聯合發起的66619份“中國兒童青少年健康狀況社會深度調查”中,84.09%的家長關心和特別關心孩子的身心變化,但每半年至一年在專業醫院做一次身心健康體檢者僅占23.57%,在醫院監測性發育的僅占14.63%。不知道男孩睪丸發育大小的家長占69.81%,男孩性早熟+性發育延遲超過12.34%;不知道女孩是否乳房發育的家長占29.59%,女孩性早熟+性發育延遲超過24.82%。超過35.39%的孩子情緒不穩定、超過32.98%的孩子有異常行為問題;不知道孩子是否有行為問題的占54.42%。
為此,很多人將矛頭指向了學校,或者說將性教育的重擔放在了學校身上,認為學校應該開展性教育,不僅對學生,也要對家長。

青春期男女生最想了解的方面

70.67%的女生和57.81%的男生表示最渴望了解青春期心理發展知識(平均為64.24%)
其他依次為異性交往的禮儀和方法(49.88%)、性生理知識(42.26%)、性對人生的意義(29.75%)、什么是愛情(27.42%)、處理性欲的知識和方法(20.15%)、人類的性與動物性的不同(16.09%)、性交知識(14.93%)、性病知識(14.93%)、避孕知識(10.99%)。
在上述10個方面的數據中,男生表示認同的比例除第一項低于女生外,其余9項均高于女生。以避孕知識為例,男生表示想知道的為12.39%,而女生僅為9.58%。對性交知識上的反差更為顯著,只有9.36%的女生想知道,男生則高達20.50%。

學校開展性教育,難點在哪兒?

家長認為性教育責任應在學校,可不少學校大呼問題太多

家長任其無師自通,學校老師避而不談,是很久以來中國青少年性教育的普遍現象。在家庭和學校的聯合“封鎖”下,很多青少年的性知識來源于色情網站、限制級影像等,這都大大造成了青少年不健康心理、性犯罪等社會問題的形成。
“我們教的,孩子不一定聽得進去,再說我們教的也不一定準確啊。”采訪中,不少家長認為性教育責任應該在學校。可很多學校也大呼困難,“我們也面臨很多問題啊”。

缺教材,缺教師

學校說社會沒給足夠的寬容

“性教育說起來不簡單,實際操作中更是千難萬難。”一名公辦小學校長說,受限于觀念、師資、投入等諸多因素的影響,青少年性教育開展情況并不樂觀,對于性教育,學校、家長如何形成共識是個難點。不作為升學考試科目,自然不會被重視,況且還面臨著缺教材、缺教師問題。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長期以來,性教育怎么講是困擾教育者的一道難題,講輕了無效,講重了擔心誘發孩子越軌。“我國開展性教育起步較晚,尚未建立系統的、完善的社會性教育體系。”該校長表示,由于相關師資力量不足,教材、教具很少,實際教學中也只講點性生理衛生知識,進行性道德、倫理教育的很少。
“這個社會還沒有足夠的寬容,怎么做都會被質疑,有風險,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不做就是對的。這不能不說是教育上的悲哀。”該校長坦言。
“專家們說性教育應從0歲就開始,那么,是不是每個孩子在進入小學的時候就該有差不多的性教育底子?我們在低年級開展性教育課程是否符合每一個孩子的需要?這里面的問題誰來解決?”該校長表示,從他的調查來看,現今杭州很多性教育的啟蒙工作還沒做好。

幼兒性教育基本在“認識身體”上

“講得太深家長不會認同”

記者隨機采訪了幾所幼兒園,發現現在的幼兒性教育基本融合在“認識自己的身體”上,大多幼兒園或借助有關身體教育的繪本,告訴孩子自己是怎么來的,男女的不同以及哪些地方不能碰等。
“幼兒園的‘認識自己的身體’一般只涉及大器官,比如頭、手、腳、眼睛、嘴巴等,基本不會涉及性器官。我們也不會特意做性教育的主題,只是在平時上課,或者涉及到相關繪本時提一下。”拱墅區一家幼兒園的園長說。
“幼兒時期是個體性別認知發展的關鍵期。人們生來就具有性的差別和要求,我們發現,不論男孩女孩都很好奇看對方上廁所,他們對兩性問題表現出的早熟傾向引起了我們的關注。”杭州市筧新第二幼兒園的漆老師說,盡管目前杭州的幼兒園基本都實現男女分廁了,但依舊擔心孩子的好奇會影響他們對性的理解。
“這個階段的孩子在認知上還比較粗淺,我們講得太深,家長也不會認同的。”漆老師解釋,很多家長都支持幼兒園開這樣的課,但對教育的程度很關心。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杭州有小學在探索

反對的家長雖少造成的阻礙很大

小學低年級的性教育也是很多家長關注的重點,但真正開展相關課程教育的學校在杭州少之又少。“沒人敢承擔責任,怕出錯,花的精力也太大……”這是很多杭州小學老師對性教育課程的共同看法。
當然,杭州也有先行者。濱文小學有一門叫“繪守童貞”的課程。開發前,學校課程組老師曾對學校低年級段的9名老師及296名家長做了調查,有80.66%的人覺得有必要從一年級就將性教育納入課程,課程的教育程度也備受大家關注。
“我們研究了目前國內北京、廣州等一些學校的性教育課程及教材,但通過仔細比較、分析,發現現有教材不大符合我們對于這個課程的實施設想。”參與該課程開發的濱文小學老師蔣夢婷展示了《珍愛生命》《成長與性》這兩本教材,里面的圖片清晰地顯示了生殖器官,部分詞匯讓人“面紅耳赤”,“這里面的很多知識是從成年人角度出發的,沒有考慮到孩子的接受能力,我們決定重新編排教材。”
“性教育能否進入學校,能否作為一門課程得到支持,學校領導起到了重要作用。”蔣夢婷直言不諱,盡管有八成以上家長認同,但恰恰是剩下的家長起到了關鍵性的“阻礙”作用。
“所以我們也是以選修課來開展的,很多家長會讓孩子選擇奧數、英語、網球等課程,認為那些更‘重要’。”蔣夢婷坦言,這門課程還在探索階段,如何普及或完善還是未知數。

初中才有的相關知識進小學

大多以講座開展性教育

從記者的調查情況來看,大多小學以講座的形式展開部分性教育,而且多針對高年級段。“現在小孩子發育得早,很多知識其實在初中課本里才有,我們提前拿來讓他們了解一下。”一名公辦小學老師說。
的確,在初一(七年級)下冊的科學教材里,第一節講的就是《生命的誕生》,包括性器官的具體描述;第二節的《走向成熟》里,也有關于青春期的詳細描述。“科學課上會學到,我們心理健康課上也會學到。”杭州天成教育集團浜河校區八年級的李同學說,他就是從書上學習了理論知識,當然之前也有所了解。“我們男孩子看小說,有時會看到一些。”李同學小聲地說。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杭州市天成教育集團八年級男生在參加青春期教育講座。

杭州市天成教育集團的生源都是外來務工人員子女,在性知識上更為缺乏一些,他們的長輩基本不會與孩子談論性方面的話題。“就我所了解到的,孩子們很多從網上獲取一些性知識,性質參差不齊,有好有壞。”該校七年級語文老師董玉潔兼任學校的心理老師。她說,學校為此每年在八年級開展青春期教育講座,男女分開授課,就是為了讓孩子對青春期有一個更好的認識。

●記者觀察

青春期教育講座

雖受歡迎但教授的內容有限

上周五,記者參加了董老師主講的“男子漢,你好”——男生青春期教育講座,在場的150多名八年級男生都對這堂課相當感興趣。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其中有一個環節,是讓同學們寫下關于“青春期”第一個想到的詞。由于是匿名形式,孩子們大膽袒露了想法。早戀、想入非非……很多記者想不到的詞都在他們筆下出現。
“現在網絡發達,很多東西我都第一次知道。”董玉潔很擔心,她覺得這群孩子在網上過早接觸不良內容,會導致他們產生一些不良后果。“所以我覺得青春期的講座對于初中階段的孩子很有必要,讓他們不要對自己身體的變化感到羞澀,也不要對性產生過多的向往。”
講座中,董玉潔特地講了艾滋病這個話題,通過小游戲向孩子們講述艾滋病傳播的可怕,告訴孩子們目前不發生性行為是最安全的,一旦發生,要全程正確使用安全套。“上周我給女孩子上課,側重點在于教她們如何保護自己;而對男孩子則是告誡他們不要沖動,要考慮后果。”
“我當然不指望一堂講座就能讓孩子懂很多,畢竟能傳授的性知識有限。”董玉潔說。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關于“青春期”,學生們寫下第一個想到的詞。

學校邀請講課卻提了個“錯誤”的條件 

性教育路上,她們遭遇很多尷尬 

受傳統觀念的影響,從事性知識教育相關的工作,很多時候會遭到他人的冷嘲熱諷,連在學校教生理課的老師,也可能遇到其他老師調侃地稱其“性專家”的問題。
李雙雙和陶劍麗是來自浙江的性教育講師,兩人在進行性知識教育的路上均遭遇過很多尷尬,有時候連課都還沒開始上就結束了。

家庭教育造成孩子對性有誤解

三年級就會捂著眼睛說“惡心”

孩子對性的誤解,給性教育工作者在傳授相關知識的時候帶來了一些麻煩。
“太不好意思了,我不敢看!”當陶劍麗的幻燈片里跳出一張卡通男性生理圖的時候,一個小男生慌忙拿起桌上的一張紙擋住了眼睛。事實上,孩子越小越沒有性羞恥。“我在幼兒園講過課,他們對生殖器的名稱很坦然,會大聲朗讀出陰莖、陰道等詞匯,而一些小學生就會捂著臉說‘好惡心啊’,因此性教育越早越好。”陶劍麗說。
李雙雙認為,孩子覺得羞恥是外界造成的,“陰莖跟我們的胳膊、眼睛、鼻子一樣,都是人體的器官,只是分工不同罷了。一般三年級以上的學生,看到生殖器的圖片會說惡心,是因社會、家庭的教育給他們帶來了很多對性的誤解。”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學校請她來講課

卻提了個“錯誤”的條件

沒有統一的教材,沒有專業的老師,學校性教育的開展也有自身的難處,因此很多學校會請專業的性教育講師來授課。“曾經有個學校邀我給中學生講課,但有個要求,男生女生分開上。我們在這一點上沒有達成一致,然后就沒有然后了。”李雙雙有些無奈地說,這本身就是個錯誤的性教育方式。
這樣的情況很常見,陶劍麗最近接到了一個青春期講座的邀約就是只針對男生,“女生的部分,他們學校的女老師已經講完了。”
這也表明一部分老師自身的性羞恥尚未破除。陶劍麗說:“在談論生殖器的名稱時,很多學校的老師會用‘小弟弟’‘小妹妹’來代替,將性羞恥傳遞給學生。”
此外,李雙雙認為學校的性教育課還存在一些問題,“教材是一方面,只能說達到了一個最低的限度,甚至是某一個流派的某一個觀點,非常有難度去統一。課時是另一方面,性教育范圍非常廣,上課的部分就會顯得片面,可能導致孩子認知出現偏差。”

家長擔心性教育變“性教唆”

通常遇到問題才來咨詢

當陶劍麗向家長發出性教育講座的邀請時,常常碰壁,家長會擔心性教育變性引導、性教唆。有一個家長就曾這樣說:“沒必要!我女兒才小學五年級,還不會有問題。”可沒過多久,她就收到了這名家長的求助,“我發現女兒在微信上和同學聊‘愛’‘吻’,還討論內褲的顏色,怎么辦?”
還有一些家長,因為發現孩子夾腿、摸陰莖等行為后非常慌張,甚至直接阻止。“這就相當于告訴孩子,自慰是無恥的,是耍流氓,直接阻礙了孩子正常的生理發展。”陶劍麗說,家長應該明白孩子對性好奇是很正常的行為,要正視它。
在學校講座的過程中,陶劍麗發現孩子對性知識的了解個體差異非常大,“有些小朋友知道各個器官的名稱,還知道精子、卵子,而一些小朋友這方面的知識完全空白,這就是家庭性教育的差異導致。”
令她欣慰的是,如今已有越來越多的家長意識到,正確的性教育不是性教唆,也不僅僅是性生理知識、防性侵,還包括性別平等、性別意識等。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網絡圖

現在的孩子需要怎樣的性教育 

性知識教育宜早不宜遲,那么生活中該和孩子說些什么 

很多家長將性教育等同于青春期教育,事實上性教育宜早不宜遲,“性教育是0到100歲的事情,不同年齡會有不同的性需求,涉及到不同的性困惑,是一生的學習。”性學教授彭曉輝說。
中國性教育匱乏到了什么程度?彭曉輝直截了當地說:“幼兒園的水平吧!現在有幾個幼兒園、幾個中學、幾個家庭有正規的性教育?要是從我們的人口總量來看,幾乎是0,可以忽略不計。有的大學生問我自慰對身體有沒有危害這樣的問題,有的人因此寢食不安,甚至自殺的都有。”
孩子究竟需要怎樣的性教育,在教育的過程中又有哪些誤區呢?

孩子對性教育極度渴望

上兩個多小時課仍意猶未盡

上一代人性教育缺失,只能從父母那里得到一句“等你長大就懂了”,而有些人長大了也沒懂,才會在大學課堂上向彭曉輝問出一些“幼稚”的問題。“對性的探索本質上來說,是人的本能。”彭曉輝說。
雖然小孩子并不知道自己需要怎樣的性教育,但性教育課能夠滿足他們的好奇心,解開父母拐彎抹角不肯說的疑惑。當性教育講師陶劍麗和李雙雙給小孩子上完課后,孩子們問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老師,您什么時候再來啊?”
“去學校講課,不能占正常課程時間,有一堂講座我講了2個多小時沒有下課,中途跟學生說可以自由出去上廁所,結果沒一個人去。講座結束后,反而不少孩子帶著期待的眼神問‘老師,就這樣結束了嗎’,看得出來孩子們對性教育的渴望。”陶劍麗說。
為了讓課程更對學生的胃口,陶劍麗在一堂課的末尾,讓同學寫下希望下一堂課上什么內容。“有個11歲的小女孩跑過來跟我說,老師下次給我講一下戀愛的事情吧,還有月經來了該怎么辦,這就是孩子們對于性教育的訴求。”

家長也應有正確認知

丟掉性羞恥與孩子坦然談性

“不是青春期才有性教育,性教育從0歲就應該開始了,是融入日常生活的。比如說,看電影、電視劇遇到親密鏡頭時,家長如果去蒙住孩子的眼睛,而不是借機去講解,就會錯過一次性教育的機會,還會傳遞給孩子‘這是羞恥的事情’的認識。”
李雙雙說,性教育在生活中涉及的方面非常廣,而不僅僅指性知識,她舉了個例子,“父母之間相處的模式也是一種性教育。爸爸媽媽都去做家務,就會讓孩子知道家務是雙方共同承擔的責任,而不是只有女性才去做。”
家長在進行性教育之前,首先自己要成為一名合格的老師。“家長沒有接受過性教育,沒有心理基礎,不知道該怎么去跟子女談,這太正常了!這就要求家長自己也要學習,丟掉性羞恥,和孩子坦然地去談性。”陶劍麗說,她的講座不僅針對孩子,也向家長開課,引導父母對性有正確的認知。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性教育列入選修課

杭州已有學校正進行嘗試

教育部2008年發布的《中小學健康教育指導綱要》明確,小學一至二年級學生應該了解掌握生長發育與青春期保健等,具體包括生命孕育、成長基本知識,以及知道“我從哪里來”。國務院2011年發布的《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年)》明確提出,“將性與生殖健康教育納入義務教育課程體系。”
在杭州,有一些學校進行了嘗試。比如筧新二幼老師漆夢萍會開展健康教育活動,以洋娃娃為模型,引導幼兒講述男女生的區別,讓幼兒知道自己的胸部、屁股、生殖器等部位都是身體的隱私部位,不能隨便露出來,不能讓人隨便看、隨便摸。通過PPT展示,教幼兒區分哪些親密行為是正常的,哪些是惡意的。同時教會幼兒在遇到“大灰狼”時,一定要勇敢地大聲斥責對方,不要因為不好意思而忍。
再比如在濱文小學,經過6位老師半年多的努力,在專家指導下,“繪守童貞”課程初步完成,教材分為《生命的由來》《我們的身體》《隱私我來護》《不要騷擾我》四本及配套活動手冊,目前該課程納入每周五的拓展選修課按計劃開展,授課對象為一、二年級選修課學生。從活動手冊中,記者明顯能看到孩子在認知哪些部位不能讓別人接觸這一塊掌握得較為牢固。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濱文小學的“繪守童貞”教材(左側)。

杭州市家庭教育學會副會長韓似萍告訴記者,杭州的青春期性健康教育起步于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不僅起步早,發展也走在全國前列。“用了30多年的時間,杭州的不少家庭和學校都意識到了性教育的重要性,在觀念上發生了轉變,我認為這就是巨大的進步,下一個階段將是誰來教的問題。”

家庭是性教育最好場所

下一步將對家長進行培訓

韓似萍表示,雖然目前沒有統一的教材,但各個學校根據自身的師資條件,已開始從不同角度在做性教育,“有些學校注重心理,有些學校注重生理,還有一些學校關注防護方面。越來越多學校的心理老師將性心理納入到課程中去,這也是一種進步。”
她也坦承,目前相當多的學校在性教育開展上有難處,“首先沒有專業的老師,而受中國傳統觀念的影響,老師在講臺上也做不到理直氣壯。另外,學校性教育到底可以講到什么程度不好把握,教育部門沒有具體的指導,只有提出重視性教育這樣的要求。”
學校教育面臨的一系列困境,就需要家庭教育參與進來解決。韓似萍說:“學校講的是學生的共性問題,家庭教育可以針對孩子的個別性,講得更具體。孩子的信任度高、家長的監控力強,以及進行性教育的時候安全性更好,這都是家庭性教育的優勢,我們下一步的計劃就是對家長進行培訓,因為家庭是性教育最好的場所。”
【77號調查】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號青年時報社,目的是在繁雜的新聞訊息中幫你挑出那些你最感興趣的話題,以一群青年人的視角發現青年問題,通過青年觀察,闡述青年觀點。它可能只是身邊的一點小事,但見微知著。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77號調查 | 16歲女孩半年內墮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嗎?
它可能觸動了社會神經的某種痛覺,但痛定思痛。它也許就點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盞小燈,但我們最終的希望是,它能引領青年力量。

版權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或電頭為"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稿件,均為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許可不得轉載;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等,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為"浙青網",并保留"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電頭,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77號調查 | 城市文明細節讓游客愛上杭州
下一篇:77號調查 | 走路玩手機,問題真的不大嗎?

熱點
關注我們
四川快乐12选5预测 2017历史记录开奖全版 白小姐论坛三肖 浙江快乐12开奖视频在线观看 青海福利快三开奖查询 快乐12图 上海时时走势图 甘肃快三走势图200期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一定 曾道正版资料明 上海快3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