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快乐12选5预测
首頁 > 鏡像 >

鏡像 | 南寧爭“梅”

清晨坐班機趕來的茅威濤,給了蔡浙飛一個熱烈的擊掌。

國內著名造型設計藍玲老師親自為蔡浙飛化妝。

蔡浙飛向昆曲致敬的《牡丹亭·拾畫叫畫》。

凄美深情的《春琴傳·刺目》。

文武兼備的《周仁哭墳》,這個水袖舞得那叫一個干凈利落。

接過茅威濤衣缽的《陸游與唐婉·題詩壁》。

“青青采園”戲迷團,看蔡浙飛的專場就跟看演唱會一樣。

有著“綠城”之稱的廣西南寧,是百花盛開的城市。前晚,南寧自治區政協同心會堂應該算是鮮花最密集的地方,從劇場臺階一直延伸到大廳,全是清一色蔡浙飛戲迷團“青青采園”送的花籃。
“用最初的心,陪你走最遠的路”“時間是最好的月老,不早不晚,遇見你,剛剛好!”……粉絲們甚至用繡球花和紫玫瑰搭建了一堵寫著蔡浙飛名字的花墻,這讓南寧觀眾不禁感慨:這位小姐姐,簡直和偶像明星一個待遇。沒錯,大家所有的期待,就是希望這位浙江唯一的演員代表,這次能夠一舉摘得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
中國戲劇梅花獎,是每個演員夢寐以求的獎項,對于蔡浙飛來說亦是如此。這場名為“飛.越”的折子戲專場,從去年9月杭州的首演,再到今年年初北京專家場,直至南寧決賽,一路高歌猛進。事實上,能夠挺進17進15的決賽,已然是一個勝利,但蔡浙飛依然不敢懈怠。“說不緊張是假的,但是站在舞臺的這一刻,我真的開始享受舞臺了。”
簡陋的后臺,幾只白熾燈掛在鏡前,因為電壓不穩,時明時亮。浙江最資深的造型設計藍玲,正畫著一張英氣的臉。包頭是演員最痛苦的時刻,但蔡浙飛麻利、迅速地適應了這種痛苦。“晚飯就扒拉幾口,吃多了怕吐。”唯一的“補品”,是恩師茅威濤從包里摸出來的兩袋提神用的鐵皮楓斗。坐早班機從杭州趕來的茅茅,熱烈地與阿蔡在后臺來了一個擊掌,這聲響亮的掌聲里,包含了期許、祝福以及千言萬語。
“依稀從前年少,仿佛一切正好,忘不了初登臺的心跳,終唱響越音曲調,我是我,我又是他,朝朝暮暮,彼此心照……”正如她在開場時說的那樣,人生與戲,皆有現實與虛幻的觀照。第一出折子戲《周仁哭墳》,就有一種識破驚天的味道。簡約的舞臺,大段的唱腔,一身素白的蔡浙飛一亮相,水袖、圓場、搶背、甩發,還有可以朝天蹬繞翎子的腿功,她用一記“童子功”鎮翻全場——好一個文武雙全的女小生。
從文武兼備的《周仁哭墳》,到凄美深情的《春琴傳.刺目》,再到向昆曲致敬的《牡丹亭.拾畫叫畫》,直至壓軸的拿手好戲《陸游與唐婉.題詩壁》,蔡浙飛一路飛奔而來。只是在這夜影影幻幻的投幕中,她一字一句的心聲,有回憶,有堅持,有感恩,有愛。
為了這場至關重要的演出,整個浙江小百花幾乎是全團出動,浙江戲曲界更是一整個“黃金時代”都來了——浙江最厲害的作曲、“小百花”團長劉建寬親自帶隊;76歲的總導演楊小青不顧腿腳不好,現場督陣調度;還有“燈光詩人”周正平親自掌燈……監制陳伊娜感動地表示:“這個劇場其實很簡陋,為了能夠讓舞臺呈現最好的效果,楊小青導演帶領大家連夜包裝舞臺到凌晨四點,四個國家一級演員負責追光,其他人負責放宣傳冊,什么是小百花的細節,團結一致的精神就是。”
相關圖集
四川快乐12选5预测